新闻 视界 视频 论坛 丽人 红娘 房产 美食 旅游 健康 特产 服务 民生110 数字报 手机报 小记者 网友报道 违章查询 品牌活动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晚报重磅 > 正文

宜昌农耕调查:现在谁在种地

核心提示: 70后不愿种地,80后不会种地,90后不提种地,这是当下农村面临的窘境。

总策划:柯冬林 贺少雄 

策 划:方龄皖 廖 嘉  

撰 文:廖 嘉   

摄 影:廖 嘉

皮肤黝黑,手上青筋凸起,五峰长乐坪镇苏家河村农民熊治才正扛着锄头在地里犁田。5月9日正午时分,太阳直射头顶,78岁的熊治才额头汗珠直冒,喘着粗气,也不肯停下手中的农活。

熊治才有两个女儿,都已出嫁,在外打工,一家子月收入几千块。平时他和老伴两人呆在山里,老伴身体不好,七八亩田全靠熊治才一人打理,“不指望种地致富,也就挣俩活钱糊个口。”

66岁的张福英把家里4亩多田流转给蔬菜合作社,拿了2000多块钱租金,现在又被合作社返聘耕种,每天拿60元工资。

78岁的熊治才有着土地情结,去年有老板想流转他的地种五倍子,老爷子没同意。

70后不愿种地,80后不会种地,90后不提种地,这是当下农村面临的窘境。“55岁以下的,在田里几乎看不到了。”在我们的连日调查中,很多村支书坦言,留守老人和妇女是现在农村的种地主力,他们由于年事和体力原因,愿意流转土地的人也越来越多。

于是,农民合作社、家庭农场、农业企业等新型经营主体渐渐成为农田耕种的骨干力量,并被寄予厚望。这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宜昌的发展如何?连日来,我们穿梭在田间地头,以更多地了解种地人的真实生活。

全市已流转近三成耕地

沿着陆渔一级路,穿过渔洋关,翻越一段崇山峻岭后,就是长乐坪镇。上天像是格外开恩,在两侧隆起的山峦之间补偿了一片山间平畴。

立夏节气已过,这里早已进入农忙时节,村民赶在这几天把青椒苗移栽到大田里。翻地、施肥、起垅、覆膜、移苗……经历一道道工序,然后就等待收获。

唐望德也没闲着,三天两头往甘沟村跑,那里有块160亩的蔬菜基地,刚刚搭建了温室大棚,下半年就可以启用。唐望德是五峰兴农蔬菜专业合作社负责人,每年的销售收入七八千万,是名副其实的蔬菜大户。

这160亩的菜地只是合作社万亩基地中的一小块,“2013年从农户手里流转过来,给农民的租地费用一次性付到2028年。”唐望德说,种了四年蔬菜后,今年他投资修路,准备把这里打造成生态采摘观光园,于是建起大棚,方便游客四季都能来采摘。

说起乡村生态游,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,夷陵区龙泉镇青龙村又是人气爆棚。“村里四分之三的土地都流转出去了,用于发展苗木花卉,办农家乐、水果采摘等乡村旅游系列产品。”青龙村书记邓远清感慨地说,土地流转是乡村发展的催化剂,以前村民种玉米柑橘,勉强维持温饱,现在坐收租金,还能就近务工,村民也富了。

宜昌市农经局负责人介绍,土地流转近几年在宜昌快速发展,如今已扩展到跨村组、跨乡镇、跨区域的成片集中流转,实现了土地由零散向适度规模集聚。截至目前,全市农村土地流转面积达105万亩,占家庭承包耕地的29.5%。

从土地流向看,合作社、家庭农场、农业企业是流入主体,于是涌现了晓曦红、夷陵高山云雾、湖北星翔、枝江信达等农业大户,这些大户流转了数千亩土地,规模经营粮食、蔬菜、茶叶、柑橘、畜牧等主导产业,同时发展苗木花卉、农家民宿、茶果采摘等休闲生态农业。规模化经营主体已成为农田耕种的骨干力量。

不能忽视的土地风险

5月9日下午,66岁的张福英戴着草帽在农田里翻地,“准备下雨后铺地膜,再把辣椒苗移栽到大田里。”张福英是五峰长乐坪镇腰牌村人,子女们都在外打工,老伴刚动了手术不能干活,家里有4亩多田无人耕种,去年腊月,她把4亩多田流转给唐望德的合作社,按照500元/亩的价格,当场就拿了2000多块钱。

现在,张福英又被唐望德返聘为种植工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每天拿60元工资。“收获季节时,仍然聘用他们当帮手,按劳动力付工资。”唐望德说。

农民流转土地后,不仅可以获得租金或股金等收入,还有务工收入。同时,经营主体实行规模化生产,降低了生产成本,实现了土地收益最大化。这本是一个双赢格局,但也不是每个农民都愿意流转土地。

78岁的熊治才宁愿自己一个人种七八亩地,也不愿意把土地“卖”给别人。“去年有个老板想流转我的地种五倍子,但腊月签合同,钱要到年底才付,我不同意。”另外,庄稼人有土地情结,家里种着地,一年口粮有保障了。

年轻人不种地,老人难撑现代农业,指望大户?租地人工成本上升,市场价格忽冷忽热,新型主体的日子也并非个个光鲜。当阳王店镇严河村村民严清,去年流转了20亩地种鱼腥草,埋在地下卖不出去。“种的人多了,没有商贩来收,是我对行情预估错误。”投资失败后,租来的土地又不能浪费,他准备重整土地改种水果,发展采摘观光。

严清只是一个小个例,唐望德说,还有不少经营大户流转土地后,由于管理不善或市场变化,公司垮了,地也不耕了,毁约退租或撂荒在那里,农民的土地租金也拿不到。“虽然这不是普遍现象,但在个别地区,农作物价格下降,地租价格上涨,有的经营者面临很大压力,面对市场波动出现弃耕的情况。”市农经局调查发现,宜昌东部平原地区耕地大部分流转价格为800元/亩至1000元/亩,最高流转价格达1500元/亩,高山蔬菜集中产区为500元/亩左右。“光付地租就要一次性拿出几十万元,自身资金不足,银行贷不到款,只能借高利贷,但利息太高就承受不了。”一种植大户道出了土地经营的压力。

“谁来种地”还需制度保障

2008年,辣椒价格低得离谱,唐望德的合作社亏了50多万元,“从农民手里按最低保护价收来,再当垃圾倒掉。”唐望德庆幸那一年,他们终于挺过来了。

据统计,目前全市农民专业合作社总数达6130家,家庭农场2360个,各类专业大户5050个。大量农村年轻人进城打工,老人种地力不从心,把土地有偿流转给其他有能力的经营主体使用,现在成效不断显现,这也是大势所在。

在市农经局负责人看来,土地流转要规范有序,流向适度规模经营。同时要积极探索建立土地流转风险保障金制度,以土地租金为基数,向经营者提取一定比例的风险保障金,当经营者因经营不善或资金链断裂无法向农民支付土地租金时,政府部门可以优先使用风险保障金偿还农民租金,以保障农民的权益。

该负责人认为,解决“谁来种地”的问题,根本上还是要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扶持合作社、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发展壮大,加大对它们的金融支持和人才培养。通过共享土地经营权,探索股份合作、土地托管、代耕代种等多种形式,让农民种地更有效益。

同时,扩大投资和消费都要把重点放在农村,进一步改善种地条件,减少生产成本,感召和吸引更多的年轻农民回乡种地,遏制城市农民工过剩、农村劳动力奇缺的“错位”现象。“只有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,让农民成为体面的职业,谁来种地这个难题才能找到答案。”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NO.1
  • 主管主办: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: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
  •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.sxxw.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-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
  • 联系电话:0717-6448478
  • 24小时报料热线:0717-6233333
  • 邮箱:sxxw@sxxw.net